坚守脚下的土地,就是向您深情诉说

时间 :2019-10-21 22:59:55

■编辑的评论

祖国70岁生日就要到了,我的心里充满了情感。

这时,来自东、西、北、南边防站的祝福变成了边界线上的脚印。《我和我的祖国》动人的旋律飞越雪峰戈壁、山川河流和园冶,变成一双充满泪水的眼睛,给生活带来了“蓝波绿波”和今生不会忘记的温暖。

所以我知道什么是崇高——几千英里和几千英里。有一种孩子般的感觉,就在不远处,一直站在这里!

因此,我知道什么是感动——边防战士的心永远牢牢地在母亲的心里,脉搏永远与祖国同在。无论今天或晚上,无论他们在哪里,他们的心中都流淌着赞美诗——守护着祖国的每一座山和每一条河,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

岁月不饶人。此时此刻,让我们向保卫祖国数千英里边境线的士兵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你”欠我一个夏天

■梁武义是在这一时期观察到的

几天前,我接到了大陆亲友的电话。在聊天室里,他不时向我抱怨大陆的酷热天气。说到底,别忘了关心我,我听说新疆的夏天也很难熬,你那里一定很热。

听了他的话后,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我的棉大衣和帐篷上结霜的地方。我忍不住笑了——我已经在军队里呆了20多年,每年夏天,我都会和军队一起去海拔4000多米的喀喇昆仑。我从未在山下度过一个完整的夏天。

我的部队驻扎在高耸的喀喇昆仑山脚下和广阔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在炎热的夏日,这里不是最迷人的地方,但它以其独特的魅力触动了无数人的心。

对普通人来说,新疆的独特风格和特色在仲夏是如此令人向往,但对我来说,一个在新疆军队服役了20年的老兵来说,因为天气寒冷,群山绵延数千英里,极地训练和返航期都很困难,所以夏天不可能到达这里。

我的喀喇昆仑训练场平均海拔4000米,气压只有海平面的61%。空气中的氧含量比平原地区低一半,但紫外线辐射强度比普通平原地区高一半。在终年冰雪覆盖的高原上,所谓的夏季温度低于0℃,昼夜温差甚至超过30℃。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我有过“严寒”的个人经历。在冰雪中,训练结束后,全身内外都被冰覆盖着。穿着棉大衣仍然会让你感到苦涩和寒冷。穿防寒靴也会让你感到麻木和僵硬。

最难忘的是实践训练。天气真的很冷。手一碰到设备,它就好像被冰块卡住了。疼痛直刺手心里,让人不由自主地颤抖。

这就是我和我的同志们称之为高原的“凉爽的夏天”。

千里之外,任务就在肩上。虽然每个人都是一个手里拿着钢枪,爬着冰躺在雪里的硬汉,但长期的冰冻测试也让我们特别渴望温暖和夏天。

是的,作为普通人,我和我的同志们经常欣赏祖国如画的风景,我们也追求自己的诗歌和遥远的地方。然而,作为士兵,我们总是明白我们的负担很重——为了保护成千上万个家庭的团聚,士兵们放弃了他们的幸福和青春,选择了牺牲前不回头。仔细想想,我没有尝过南疆的夏天,这也是一种“牺牲”。然而,与一批保卫国防的老兵相比,我的“牺牲”微不足道。

在我住的地方,有一个叫做康西瓦的烈士陵园。在公墓里,埋葬了100多名烈士。那一年,我一个接一个地看着烈士的墓碑,惊讶地发现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死时大多20多岁。为了祖国的和平,他们的青年被冻结在战火中,再也没有回到他们遥远的家园。

从地上仰天,回头看着英雄;从远处看着第一颗心,问灵魂。与英雄相比,我的小“凉爽的夏天”是什么?

中国没有战争。士兵们牺牲了。有多少士兵在各地的边境营地献出了他们的鲜血和青春?脱下军装,战士们都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幸福和温暖,还念叨着内心的小小愿望。然而,普通人无法取代的使命使他们的欲望远离了普通人。

无数普通士兵组成了保卫中国的长城。幸运的是,我是其中之一。问问你自己,喀喇昆仑欠我一个夏天,但我对我承担的使命没有遗憾或抱怨。

喀喇昆仑夜空中最亮的星星

■赵攀和周敏建

一等兵许程响跟随第一先遣队来到高原。那时,山脚下仍然可以看到绿色,山上只有黄沙。

高原病就要来了。爬山的第三天,许程响的脸变得青紫色,缺氧引起的头晕使他感到虚弱。扎西港边防公司的官兵来到离训练场不远的地方,看望“新邻居”边境公司的上士李广元告诉许程响,“这也是一种尽快适应环境的能力,即使很难。”

这句话,许程响记在心里。

“老班长说那些守卫高原的人就像天上的星星。你看,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在远处看着我们,想着我们。”跟着李广元的眼睛,许程响仰望夜空,仿佛看到了他母亲的微笑,他的心情平静多了。

任务接踵而至,日子过得很匆忙。官兵们白天忙得团团转。晚上,公司组织每个人围坐在一起,看星星,谈论事情。我不知道谁说“我想吃妈妈包的韭菜饺子”。每个人似乎都打开了话题,用词语和短语谈论着我记忆中的家乡风味...

高原上的天空很明亮,官兵们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它了。

高原气候干燥,山风彻底吹干空气中的水分,强烈的紫外线直接发射出来,所以许程响脸上的皮肤经常会感到灼痛。日复一日地拉动训练,让每个人的脸都红了。国庆节前夕,公司训练营门口挂着灯笼。红灯映出军官和士兵的红脸和温暖的心。

黄易下士说,他带上山的几盒面膜没有多大用处,也不如陈永信中士送的一盒护手霜好。驻扎在高原上,官兵的手在冷水中容易皲裂,然后被山风吹动...这几瓶护手霜是陈永信专门为炊事班的同志准备的。

有一次,黄易厚着脸皮用了陈永信的“擦”护手霜。陈永信带黄易去讨论这件事,并计划一起准备一个项目,希望能在公司的国庆晚会上帮助他的同志们。

二等兵梁淑叶的高度反应缓慢而沉重,他也遭受了同样的痛苦。每次执行任务时,班长任伟都会带他一起去...他咬牙坚持着,再加上班长的关心,梁书业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可以帮助公司做很多工作,而且比他刚下公司的时候成熟多了。

在公司里,有许多“以旧换新”的例子。不管晚上岗哨是如何设置的,也不管他们是否出去巡逻,我们总能看到退伍军人帮助招募新兵。在年长士兵的心目中,士兵和一等兵需要经验和成长,吃苦不是坏事...

在海拔超过5000米的地方,手机很难搜索信号。退伍军人和新兵不分昼夜地相处,有更多的机会交流和交谈,并且彼此更亲近。

该公司的培训地点位于喀喇昆仑山的一个山谷中。官兵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手机没有信号。"如果高原上没有手机信号,它将真正成为一个孤岛。"偶尔,公司会轮流组织人员长途跋涉数十公里到附近的边境公司总部“寻找信号”。对于高级军士长朱俊伟来说,他愿意和他的小女儿有一条“热线”,更不用说几十公里外了。

在南疆前线15年后,朱俊伟的妻子已经习惯了他参加训练。四年前,他们的女儿娇娇出生了。

据说父女是最亲密的,小娇娇特别喜欢给朱俊伟打电话。当他听说父亲要去喀喇昆仑训练时,小家伙拿着电话咯咯笑着说:“爸爸,我想看看夜空中的银河。”

在朱俊伟的手机里,有数百张自己拍摄的星空照片。每次打电话之前,朱俊伟都会把照片发给他的妻子...他还会在电话中告诉女儿:“娇娇,爸爸想你,爸爸一直和你在一起。夜空中最亮的星星的方向就是爸爸站的地方。”

在电话的另一端,娇娇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她笑着对朱俊伟说,“爸爸,我看到星星了。你是今晚最亮的明星。”

虽然很远,但朱俊伟的心是温暖的。他突然觉得公司里的每一个警卫都会发光。它们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闪耀着喀喇昆仑山顶生命的光辉。

“家”是远处的小点。

■姜德宏

当想到“家”的时候,老兵们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地图,寻找一个叫做“卫东”的小点。卫东哨站海拔2150米,位于北疆长白山西麓,但海拔寒冷,不属于这个高度。

前哨人口稀少,冬季封山期持续8个月。它被称为“雪海岛”。离开卫东前哨的士兵习惯于称它为“家”。

妈妈,我想你

中秋节,长白山的山风和大陆的冬天一样冷。

站在俯瞰长白山的营地操场上,山坡上覆盖着雪和云。"我们每天都看天池美丽的风景,许多人羡慕它."营地前,黑脸教官张军憨憨憨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干裂的嘴唇渗出道道鲜血。

张军是一名大学生士兵,被提升为军官。毕业后,他来到卫东岗哨,逐渐成为一名公司指导员。这位27岁的年轻人仍然未婚,没有任何目标。他是一个年纪较大的年轻人,但他并不担心:“如果我开花,蝴蝶就会飞来……我在守卫岗位,等待真正了解我的人。”

该哨所只有大约10名士兵。最年长的上士章雷28岁,是名副其实的老兵。去年春天,上级提出让张磊轮换到一个更好的职位。他什么也没说:“新兵刚刚爬山,这个岗位需要我。我哪儿也不去。”

卫东的所有士兵都要经历一次心理重建——当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帖子里的一切都很新鲜,长白山的一切都不够看。但是当新的力量过去时,面对这座山、这棵树和这些人,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失去了动力。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中的许多烦恼和损失将被吹走,被雪掩埋。

当山寂寞的时候,谁不想呆在家里?上山后不久,新兵们对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感到萎靡不振。老兵们看起来很沮丧,对他们表现出更多的关心。

国庆节快到了,章雷检查了商店,看到新兵王伟头上盖着被子,角微微颤抖。

"这个士兵想家了。"张磊隔着被子抚摸着王伟的背。他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没用,有些成长需要新兵照顾好自己。一连好几天,白天放学后,张磊都会和新兵交谈,从南到北交谈。或者干脆去对着山喊,对着山喊几次,喊“妈妈,我想你”。

雪马上就要来了

年轻时,大陆的年轻人开始“追逐明星”,而岗位上的新人开始“追逐光明”。

每天,当天空中有一丝亮光时,士兵们就已经在山里追逐星星了。面对第一缕阳光,他们举起五星红旗,一个接一个地站直了。班长说我们越是呆在荒凉的地方,我们的边防警卫就越像士兵。

大雪封山时,山一片寂静。雪封山前,张伟中士赶到70多公里外的镇上买了几只小狗。小家伙们刚在前哨站安顿下来,视察队就到了。那天,上级领导看见小狗跑得满地都是。指导员张军急忙跑过去“做个检讨”。然而,领导拍拍他的肩膀说:“继续努力,做每个人的伴侣。”

在前哨站,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九月,雪花在维多利亚东部飘落,即将到来的春天将会很慢。”这意味着如果九月开始下雪,一年中会持续几个月。

张军说,去年九月的大雪持续了十多天,深达几米。今年春节前的一天早上,士兵们醒来发现门打不开。他们上了二楼,却发现雪已经堆积到了二楼。不可能,每个人都只能爬出二楼的窗户...

该国东部的暴风雪即将来临。新兵第一次在毛毛市中心巡逻,不敢带着任何话出去。“不巡逻一次可以吗……”新兵李·冯勇用征询的口气问道。

“穿越雪山太可怕了。不,哪个士兵吓到了?”王燕下士看起来很严肃:“我们必须坚持每一次巡逻,我们必须保卫我们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后来,王燕召集他的队伍,前往天池巡逻路。

那天刮风下雪跳舞,冰碎片伤了我的脸。上山的巡逻道路已经被雪掩埋了。官兵们几乎在雪地里爬行。他们身后的脚印很快被强风吹走的雪填满了。

一米多长的滑雪杆已经成为探测士兵手中积雪深度的工具。每个人推拉,喊口号,一点一点爬上山顶。在暴风雨的嚎叫声中,士兵们肩并肩站在山上,形成了一道长城和一道风景。

冷边境,热血沸腾

生活在雪域的士兵情绪异常简单。

从九月开始,长白山开始下雪。冬天邮局不方便洗热水澡。官兵们不得不驾驶雪橇到长白山脚下,然后乘公共汽车去镇上。雪橇一次只能载两个人,官兵们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轮流下山。每一次,这两个人还承担起为哨所官兵购买物资和日常生活必需品以及收拾快递包裹的“重任”。

每当他们下山洗澡时,官兵们都盼望着星星和月亮,但是当连长决定做决定时,每个人都屈服了,四处走动。

教练想出了一个用扑克牌抽签的方法,谁先抽红桃a,谁下山!

国庆节快到了,章雷爱人的生日也快到了。那次,张军让张雷先抽签。

不假思索,张磊这个月连续三次下山,画了一个红色的桃子。士兵们说张磊“很强硬”。然而,张磊怀疑连长和他的同志们做了“手脚”。第四次下山抽签时,章雷趁张军不注意,抓起手中的牌打开。当他看到他们都是红心甲!

张磊很生气,但是士兵们笑了:“班长,你有一个家庭和一个孩子,你比我们更需要下山去和你嫂子联系……”

今年2月14日是张伟的生日。过去,当班上的士兵庆祝生日时,张伟总是想尽一切办法从山下的镇上送生日蛋糕。但是张伟的生日被大雪封住了,所以他不能吃生日蛋糕。

士兵们一加起来,就没告诉他就做了一个“雪糕”。吃饭时,士兵们把雪做的“蛋糕”端上桌。张伟看到上面还有一个胡萝卜丝做的“祝班长生日快乐”。泪水瞬间涌出...

张伟忍不住哭了。他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这是士兵,士兵在边境,泪水会被雪花吞噬。冰冷的雪吃进了他的嘴里,但是烫平了他的心。

也许只有那些在边境哨所生活和战斗的人才能有如此细腻的感情,理解热血男人的欢笑和泪水。

卫东岗哨附近的空地上,有一朵不知名的花,每年6月至8月开花。它洁白如雪,优雅宜人。邮局的士兵称之为“雪中八人”。

八月是中秋节,之后共和国母亲的生日就要到了。今年,官兵们一起录制了一段短片...

9月28日,轮到张军下山了。受战友们的委托,他用手机把视频发给了家乡的亲人,并告诉他们:我们在祖国的北部边境,请为祖国和亲人放心!

布局设计:梁晨

此时此刻,祖国在我心中

照片1:西藏旅士兵李成龙爬上积雪的山顶,挥舞着五星红旗。

照片2:国庆节前夕,南沙华杨娇官兵祝母亲生日快乐。

照片3:西藏军区边防团第四连官兵抵达现场,在岩石上画“中国”。

照片4:新疆军区和威海滩边防连官兵心中有一个誓言:“在没有界碑的边界线上,我们是祖国的界碑。”

图5:南部战区巡逻的陆军边防旅官兵抵达界碑0。

杨洁、杜海兵、何勇、石坚、赵丁琳、刘思齐、齐永辉

请扫描代码以获取更多金融媒体报道。



上一篇:江苏公安开展单位内部安全风险“大扫除”行动

下一篇:前一晚喝酒到凌晨 第二天早起开车去给老婆庆生 一查酒驾惊喜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