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蒋介石唯一一次延安行:被毛泽东的窑洞震惊

时间 :2019-12-05 11:31:26

1947年,蒋介石访问了延安

蒋介石无法想象为什么毛泽东保持着在如此恶劣的生活环境中作战的坚强意志,并有效地命令他的军队在全国的战场上对抗政府军。

蒋介石一生中唯一一次来到延安

蒋介石飞往延安。

国民党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以占领者的身份进入共产党的“巢穴”,这一事件对国民党来说似乎非常具有象征意义。所以,在接到蒋介石对延安的指示后,胡宗南立即变得忙碌起来。飞机多次往返于Xi和延安之间,外国瓷脸盆、浴缸、厕所、沙发、春床、美食、西方餐具和西方厨师被从汤运到贫穷的延安。8月7日上午,“美菱”专机降落在延安机场尘土飞扬的跑道上。蒋介石被安排住在延安最好的边区外交宾馆。

彭怀德对榆林的进攻深深地扰乱了蒋介石。蒋介石抵达延安的当天下午,亲自主持了旅级以上军官会议,研究派兵增援榆林的问题。晚上,蒋介石和胡宗南又单独研究了榆林战争。当胡宗南说共产党人攻打榆林的真正意图可能是在米脂以北伏击我的援军时,蒋介石说,今后陕北的战斗,不再需要强调稳扎稳打,而是要用快速前进和激烈战斗的方法来弥补以前同共产党人战斗中暴露出来的缺点。蒋介石特别强调,经过迂回增援的整编第三十六师不仅要隐蔽起来,而且要迅速行动,取得出乎共产党人意料的效果。蒋介石警告胡宗南:“陕北是主要战场,也是土匪的首领。如果不消除,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该订单将在7月底前结清。它现在延长了一个月,必须在8月底之前清除。”

第二天一早,蒋介石开始在延安市四处游荡。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感受。在枣园,蒋介石终于看到了他的对手毛泽东曾经住过的窑洞。这和当地农民的窑洞没什么不同。门窗是由未上漆的旧木头制成的。窑洞里的墙正在剥落。靠窗的榆树木桌子的桌面不平。粗糙的床也用榆树钉了起来。山洞外的院子里有一棵树,树下有一张长凳和一个纺车。随行人员告诉他,这个洞穴的旁边和下面是周恩来、朱德和刘少奇的洞穴。这些洞穴在外观和内部都是一样的。虽然蒋介石从1927年国共分裂时就知道共产党人已经被逼到山里去了。尤其是在1934年,国民党军队占领江西省共产党的省会瑞金后,通过五次大规模的“围剿”,迫使他们千里迢迢来到中国西部人口稀少的地区,毛泽东和他的军队处于危险和绝望之中的情报从未停止。然而,这时,蒋介石仍然被破败的延安镇和这些近乎原始的洞穴所震惊。他无法想象为什么毛泽东保持着在如此恶劣的生活环境中作战的坚强意志,有效地指挥他的部队在全国的战场上与政府军作战,并且能够在这样一张桌子上以犀利而辉煌的风格写文章。

蒋介石回到边区外交宾馆,审定了胡宗南送来的作战计划,并于当天离开了困扰他的地方。这是蒋介石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访问延安。

毛泽东:“当敌人出现时,打他三个小时,然后离开。”

目前,拥有数百万军队的共产党中心被国民党军队追击并包围。当时各战区的共产党将领和包括蒋介石在内的国民党军将领都难以想象它的艰难险阻。毛泽东历史上令人惋惜的原因是,当这一小撮军队因为生命垂危而在荒凉的山谷间来回移动时,毛泽东仍然指挥分散在全国各地不同战区的军队作战。此外,各战区的共产党将领不断听到毛泽东“蒋介石即将完蛋”的声音。

小溪会议后,毛泽东和他的政党开始向东移动。为了保密起见,他们的代号从“三队”改为“九队”。8月1日晚,毛泽东抵达靖边县青阳岔。待了一夜后,第二天天气闷热,他继续旅行,来到横山县小水沟村。毛泽东住在村长李云纹的家里。然而,刘戡的军队很快就逼近并再次离开。天下雨了,他们在一个叫石湾镇的村子里找到了一些食物。他们还没来得及烘好衣服,就去了小鸭泽村。刘戡的军队总是紧随其后。毛泽东一离开费尔斯通山,刘戡就进入了村庄。毛泽东一离开石湾镇,刘戡就跟着他进城了。国民党将军总是可以在毛泽东睡觉或休息的山洞外摆姿势照相。8月3日,毛泽东到达小鸭泽村时,浑身湿透,鞋子里满是泥。听说刘戡的部队在石湾镇扎营,毛泽东说:“好吧,我们和他呆在一起。”他和周恩来整晚都睡在农民李俊成的窑洞里。当时,西北野战军向榆林发起了进攻。九个分队首先到达绥德的李家崖,然后到达黄家沟,在大雨和泥泞中不断对付刘戡的部队。毛泽东期待着进攻榆林成功的消息,但最终有报道称整编36师在进攻榆林时被击败,并由沙漠绕路向北增援。西北野战军撤出榆林的那天,毛泽东一行匆匆离开黄家沟,因为他们必须在国民党军队面前渡过武定河,经过绥德市。在泥泞的路上走了半夜后,我到达了武定河。一座九孔桥在民兵的监视下过河。过桥后,毛泽东听到桥要被炸毁时表达了不同的意见。他说刘戡会让他使用这座桥。他暂时用它,但我们会永远用它。冲到刘戡前面,经过绥德市。8月14日,毛泽东一行抵达米脂县荆家坪。

这一天,整编第36师离开榆林,开始全速向南进发。

局势突然陷入危机:黄河以西,武定河以东,从北到南约20公里,从东到西约30公里。在如此狭窄的地带,毛泽东已经被十多万国民党军队夹在南北之间。

为了摆脱危险,也为了使彭怀德不考虑中央政府放手战争的决定,第九支队决定自行行动。原来的路线是向西穿过武定河,再回到小河村一带,绕到敌人的后面。然而,下了几天大雨后,河水暴涨,无法涉水进去,也找不到船只,所以他们不得不向东北方向移动。毛泽东非常累,但坚持不要坐在担架上。在陈家住了一夜后,第二天我经过武龙铺,继续向东走。黎明时分,毛泽东到达了贾鲁河。最初的小水流现在是一片汪洋,根本无法通过。河的两岸都是高山,后面跟着刘戡的追击部队。与任比什讨论了一会儿后,毛泽东决定向西北方向前进,悬崖峰在哪里。毛泽东挥挥手说:“我们上山吧!”汪东兴告诉士兵们不要在山上留下任何痕迹。毛泽东说:“不,不,不。贴个牌子,上面写着毛泽东上山了!”山顶上有一个叫白龙寺的小村庄。毛泽东坐在石头上说,“不要走!在这里休息,等敌人上来打他三个小时再走!”站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远处的嘉县县城。刘戡追赶贾鲁河,仍然找不到毛泽东的踪迹,于是他架起大炮,开始轰贾县城。

8月18日清晨,第九支队继续前进。雨下得越来越大。当它下山时,被洪水冲走了。每个人都握着手,以免被水冲走。下到山谷,向北到嘉璐河上游,在河上找一个相对狭窄的地方,开始修建浮桥。警卫士兵在这条湍急的河流中几次未能成功架桥。毛泽东坐在河边的石头上,低头看着文件。汪东兴建议毛泽东设法过河,但毛泽东不想。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浮桥终于建成了。周恩来在桥上来回几次,然后让毛泽东过河。毛泽东坚持让机密人员、电台和文件在他最终登上大桥之前通过。他一经过,就有一声巨响,浮桥被洪水冲走了。第二天,毛泽东一行抵达梁家茶。

晚上23点,彭怀德打电话来说:“计划明天拂晓包围沙家店附近的敌人双方,歼灭他们。因此,它不能去中央住宅。请将中央政府转移到距离梁家岔20英里的刘权崩[]来逼近主力。”毛泽东命令第九支队轻装上阵,准备七天的干粮,烧掉文件,随时准备向西方突围。他说:“沙家店地区将会有一场大战。两支军队的主力都集中在这里。面积很小,战斗很激烈。我们已经将危机转化为和平,不会离开。如果战斗不好,我们将向西走,走出长城,进入沙漠。”

迫于形势,反对国民党军队改组第三十六师的战斗将决定陕北共产党人的命运。

袭击始于倾盆大雨。第一纵队和第二纵队首先包围了沙家店地区的第36师和第165旅的师司令部,然后发动了猛烈的攻击。钟松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立即下令部队迅速在泥沟以北和张家坪以东修筑防御工事进行抵抗。同时,他敦促前面的第一梯队123旅迅速向沙家店靠近。

战后,第123旅的刘子琪准将回忆说:

人民解放军同时从正面和右侧发起反攻。反攻从山两边的高山上垂头丧气地展开,冲向整个第123旅的阵地。一些阵地多次遭到一系列白刃肉搏战的袭击,造成许多干部伤亡。炮兵营长也遭到枪击身亡。一把山炮被摧毁,另外两把因为没有炮弹而瘫痪。骡子和马分散了。一个增援排被派去掩护和联系增援部队也消失了。虽然Xi安派了三架飞机参加战争,并在紧张的战斗中投掷了几枚小炸弹,但他们对解放军毫无帮助。首先,第368团的所有阵地都被摧毁了,团长失踪了,官兵都没有回来。由于一个团被消灭后,旅里只剩下三个山头阵地,解放军的火力更加集中在这个狭窄的阵地上,使它更加尖锐。第367团的大多数官兵伤亡惨重,阵地失守,电台被炮弹摧毁,与各方的联系中断。情况不明。所有增援部队都被不断包围阵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挡住了。那时,我看到未来是无望的。我立即突破了残余。我失败了很多次。混战将近黄昏,整个军队最终被摧毁。

刘子琪未能突破,被抓获。

沙家店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西北野战军打死打伤国民党第三十六师2000多人,俘虏4000多人,总数6000多人。西北野战军共伤亡1839人。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周恩来和任比什来到沙家店战场。毛泽东对官兵们说:“沙家店在这场战斗中做得很好。这对西北战争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那天晚上,胡宗南在日记中写道:

今晚的战斗报告判断匪徒们正在尽最大努力攻击第36师的总部。他们牵制和孤立第55师、第123师和第165师的努力使他们对目前的形势感到头晕目眩,不敢前进。结果,第36师的总部被孤立和摧毁。晚上睡不着。资料来源:人民网


上海快3开奖结果 百乐博体育 三分快三投注


上一篇: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授权子公司海南海岛临

下一篇:秋分时节花海烂漫 申城进入秋游赏花季

相关文章